第452章 ?李纲明白了,不能让赵楷过江!(求订阅,求月票)(1 / 2)

李纲明白了,金陵城是不会投降的......因为金陵城中上到吴国王妃朱琏、吴国右相张邦昌,下到居家过日子的升斗小民,全都把赵楷当成了天下之主。

赵楷是天下之主,当然也是金陵之主。金陵城有必要向自己的主人投降吗?

而且赵楷虽然带着“百万之兵”南来,但他从来都没有下达免去赵桓王位并且讨伐的大诏。他是迎接庄宗梓宫,以及避居金陵的庄宗后妃及诸皇子、公主北归的名义而来的。

大宋的祖陵本来就不在金陵,所以庄宗皇帝的梓宫现在依旧没有入土为安。而在大宋祖陵所在的河南路洛阳府永安县,用来安葬庄宗皇帝的大墓也已经建好了,就等庄宗的梓宫抵达了。

至于庄宗的后妃,本来就应该由庄宗皇帝的皇位继承者赵楷照顾。

而那些皇子、公主,也不是赵桓的臣子,而是赵楷的臣子......

另外,还有许多跟随赵桓南来的赵宋宗子和大宋功臣、勋臣之后。他们是大宋的宗子和大宋的功勋之后,不是吴国的宗子和功勋之后啊!

至于那些居住在金陵府的汴梁子们和宋州、徐州的普通百姓,本来就没有落籍金陵。赵桓为了拉拢这些“义民”,效仿东晋的侨州郡县制,在金陵府城内设立了南汴州、南宋州和南徐州三个侨州,用来管辖由开封府、宋州、徐州迁来的百姓及其后裔(居住在江都的三州人也归这三个侨州管辖)。

这三个侨州的士子是不参加金陵府(原应天府)的解试,而是参加三个侨州的解试——三个侨州保留了原本开封府、应天府(宋州)和徐州的全部举子名额,所以士子们很容易通过解试。相比之下,金陵府的解试可就是魔鬼难度了,那可是做题家之乡啊!

所以在过去的许多年中,侨居金陵的汴梁子们和宋州、徐州百姓是很感激赵桓的......但是再怎么感激,他们也不是吴人啊!

当赵桓变成吴国王的时候,他们就不再是赵桓的臣民,而是赵楷的臣民了!

臣民迎接皇帝......怎么能算投降呢?

所以忠于官家的金陵城是不会投降的,只会敞开大门欢迎大宋皇帝的到来。

当然了,前提是赵楷能够带着几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到金陵城下!

想到这里,李纲跺了跺脚,眼含热泪道:“唉!老拙又误国家矣......若赵文正尚在,必不至于如此!”

唉,真可怜,一不小心又误国了!

朱琏笑道:“元枢不必自责,东南一隅怎可抗天兵百万?况且官家乃仁厚之主,大王九子都能推恩为王,富贵荣华享之不尽......衮衮诸公,也都有官可做,何苦大动干戈,让百姓受苦?而且即便大动干戈,凭大王的本领,怎是官家的对手?若是兵败而亡,那可就不仅仅是百姓受苦了。”

赵楷的“平吴之策”的确是人人满意,除了赵桓......所以只要赵楷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,东南七路必然会望风归顺。

李纲咬了咬牙,“娘娘,不能让天策将军的兵马过江!”

朱琏苦笑道:“元枢这是何苦?”

李纲道:“老拙授大王厚恩,必当鞠躬尽瘁,死而后矣!”

这话一出,跟着李纲一块儿进宫的两人都眉头大皱。

张所道:“长江由金陵往西直到江南西路这段有千里之长,而江面最窄处不过一里有余。只要在北岸架上火炮就能完全封锁,只要锁住江面,北军就不难架设浮桥了。昔日朝廷平灭南唐之役时便在采石矶架了浮桥......”

张邦昌也道:“现在金陵这边只钟山上的五万精兵可以野战,可是五万人能守多少里江岸?如今的局势,放北军到金陵城下决战其实是唯一的办法......只要大王能有气吞万里之壮,还是可以取胜的。”

他说的“气吞万里之壮”,指得是刘裕。刘裕北伐南燕时五斗米教的卢循、徐道覆从岭南起兵,一路杀到建康城下,驻兵秦淮河口。刘裕得知消息后千里回援,只用少量兵力就大败卢循、徐道覆。

而现在赵桓所面临的局面,比当年卢循、徐道覆兵临秦淮河口时更加危急,赵桓必须有刘裕的本事,才有获胜的可能。

朱琏也饱读史书,当然知道这个典故,当下苦笑道:“大王不是刘寄奴,官家才是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......大王是卢循啊!元枢,你应该当大王的徐道覆!”

她的意思是赵桓应该向卢循学习......赶紧跑去岭南吧!

上一章 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