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陷害(1 / 2)

玉妃都做好了侍寝的准备,皇上却离开了。

刚才还春光无限的寝殿骤然冰凉下来,冷到她血液几近凝固。

“翠烟,翠烟!”

“娘娘,奴婢在”,翠烟匆匆小跑进来。

玉妃死死扯住柔软奢华的宫裙,涨红着脸:“备水,我要沐浴!”

……

邀月宫正殿的浴室铺满名贵的汉白玉石,偌大的紫檀木浴池热气蒸腾。

玉妃将自己深深埋进铺满名贵花瓣的浴汤之中,半晌,她‘哗’一下蓦然起身,狠狠用手将脸上的水甩开。

“你说”,她目光透着寒浸浸的冷意,“皇上他是真的宠我,关心我吗?”

哪怕是为了岭南王府,只要他有一分真心她也感觉得到,可现在她丝毫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一丁点儿热度。

那道貌岸然的关心,虚假得让她连骗骗自己都不能够。

“小主,奴婢也说不好”

哪怕她们在王府里有百般手段,可她们才来皇宫几天,连人都没认全,也施展不开啊。

“叶美人……”

玉妃死死抠住浴桶边缘,嫣红的指甲被折断也毫不自知。

……

冬去春来,天气日渐暖和,眨眼之间,玉妃已经进宫一个多月。

这一个月她虽不是宠冠六宫,也算是圣眷正隆,皇上不进后宫也罢,但凡进后宫,三两日就必定召她入寝。

一时间玉妃在宫里风头无两,直逼育有大皇子的许贵妃,更不用说育有公主的宋嫔。

自然而然地,宫妃们就把矛头指向玉妃。

玉妃岂会坐以待毙。

她凭借优渥的家境,亲和有力的态度和大方手段,将一干美人才人们的心收拢得服服帖帖。

手段之高明连皇后也不得不佩服,只是她是皇后,下手和一个宠妃争威严太过难看,只能静观其变。

新晋的玉妃娘娘在后宫过得风生水起,可她越顺利越心虚。

“那个叶美人她够硬啊”

连皇上都对她百般恩宠,除了高位,所有人都被她明里暗里收拢过来,只有她。

“东西送不过去,银子她也不要,她到底想要什么?莫非敢和我争皇宠?”,玉妃恼羞成怒。

“娘娘,奴婢打听她原来也是独占皇宠的人,定是她心里还有期待,想和娘娘一较高下”,翠烟忠心耿耿。

“好!”

玉妃重重拍在桌案上,随手拿起一盏茶抿了一口,轻飘飘扔在地上。

随着‘啪’一声茶盏的碎裂,她脸上狰狞的笑意也绽放开来。

“本宫就和她试上一试,看看到底谁才是皇上真正的心上人,我早就想知道,皇上待我到底是不是真心了”

……

次日,玉妃亲自登门,邀请叶思娴去太液池钓鱼。

“听闻叶妹妹也是水乡出身,本宫倍感亲切,想着春暖花开的时候,咱们一处去太液池逛一逛,也说说家常话”

上一章 章节目录